山东钢铁(600022.CN)

近百公司面临面值退市风险 提振股价频出招力保“1元线”

时间:20-05-08 07:23    来源:中证网


截至5月7日收盘,A股市场除已经铁定退市的*ST保千外,还有天广中茂、神雾环保等6家公司股价低于1元;另有36只股票收盘价介于1元至1.5元,距离仙股区只有一步之遥。加上51只股票收盘价介于1.5元至2元(不含)之间,两市5月7日收盘价在2元以下的A股股票已达到94只。

除了深陷“1元线”下的公司仍在奋力挣扎外,“1元线”以上很多公司也已经未雨绸缪,采取大股东增持、上市公司回购等措施,提振股价以维持上市地位。

问题公司占大多数

4月30日晚,ST锐电由于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人民币1元面值,触发“面值退市”标准,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。ST锐电成为今年以来第一只面值退市股票。

在其身后,多家公司仍深陷“1元线”下。截至5月7日收盘,*ST美都、天广中茂、神雾环保、盛运环保、ST天宝、*ST天马6只股票收盘价低于1元,其中天广中茂最为危险,公司股票已经连续18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,5月7日,虽盘中努力拉升,但截至收盘时跌幅为9.47%,0.86的收盘价也意味着如果5月8日再度出现下跌,将无法避免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的局面。

收盘价在1元至1.5元区间是ST、*ST公司集中营。该区间内36只股票中,有29只为ST、*ST公司,大多存在经营困难、债务缠身、治理混乱等问题,有些甚至是“多病缠身”。以*ST林重为例,公司2019年亏损近20亿元,连续两个会计年度亏损,2019年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,公司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大市值公司出现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股价1元至2元区间,已经出现了如包钢股份、山东钢铁(600022)、和邦生物、海航控股、国电电力等多家百亿级大市值公司身影,其中包钢股份市值更是超过500亿元。

与一般印象中面临退市风险的公司大多是资本市场的“坏孩子”不同,多家大市值公司业绩并不差,也未出现过重大违法违规问题。以包钢股份为例,2011年至2019年9年间,包钢股份仅有2015年出现亏损,其余年份全部实现盈利。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37亿元、672亿元、634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20.6亿元、33.2亿元、6.68亿元;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公司每股净资产接近1.15元。

和邦生物2012年上市以来从未出现过年度亏损现象,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分别为47.4亿元、60.1亿元和59.7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5.18亿元、3.63亿元和5.17亿元。

这批迫近“1元线”的大市值公司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股本大。以包钢股份为例,其455.9亿股的总股本位居钢铁板块总股本的第一名,甚至是第二名宝钢股份的2倍多。和邦生物2012年上市,上市后公司多次实施高送转,2014年10转增10股,2015年10转增20股,2017年10转增10股送2股,公司总股本快速膨胀到88.31亿股。

此外,这类公司周期性行业公司居多,比如钢铁行业的包钢股份、山东钢铁、重庆钢铁,有色领域的铜陵有色,能源电力相关的国电电力、永泰能源、石化油服等。在周期性低谷时,业绩和估值遭遇双杀,导致股价低迷。

包钢股份就表示,钢铁行业在经历三年“化解过剩产能”后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政策红利逐渐衰减,钢铁行业高供给压力有所显现,市场价格下行,叠加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侵蚀企业利润,钢铁行业盈利水平显著下降;同时,受稀土精矿需求量下降,轻稀土市场价格走低等因素影响,稀土精矿盈利能力与上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。公司4月30日披露的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显示,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633.97亿元,同比下降5.6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.68亿元,同比下降79.9%;今年一季度公司更是亏损3.24亿元。

自救提振市值

在生死面前,很多上市公司打响“1元线”保卫战。

以天广中茂为例,在连续16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后打出了保壳组合拳。公司股东陈秀玉、陈文团与铭泽投资签署《表决权委托协议》,将公司16.87%股份对应的股东表决权、董事提名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铭泽投资,铭泽投资成为天广中茂单一第一大股东。尚融资本、铭泽投资拟向天广中茂提供流动性支持,协助天广中茂剥离园林资产、保留和拓展现有消防主业、稳定食用菌产业;并将协调资源为天广中茂现有业务及新业务的开拓提供支持。此外,铭泽投资、尚融资本及其关联公司承诺拟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1%。

但这一“易主保壳”的方式恐怕也不能挽救天广中茂,公司股价仅仅在公告后第一个交易日略有表现,5月7日又再度跌停。

从过往面值退市公司经历来看,一旦拖到最后几天,临时抱佛脚往往无济于事。很多公司开始将提振股价的自救行动前移,其中,回购和大股东增持是主流的自救手段。

包钢股份早在去年就已经展开自救行动。2019年11月20日,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,回购股份资金总额不低于1亿元,不超过2亿元,回购价格不超过2元/股,回购期限为董事会通过回购方案后12个月内,回购股份用于股权激励。截至3月底,公司回购金额接近5000万元。在回购尚未完成之时,包钢股份的退市风险加剧,包钢集团又抛出20亿元至40亿元的增持计划。

山东钢铁董事会则于2月6日通过回购方案,回购总金额不低于2亿元且不高于4亿元。截至4月30日,回购累计支付的总金额接近2.1亿元。

和邦生物4月30日董事会通过回购方案,回购总金额不超过6亿元,回购价格不超过2.18元/股,回购时间为12个月。但公司股价维稳行动遭遇了股东减持的挑战。西部利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西部利得-汇通7号资产管理计划、西部利得-汇通8号资产管理计划合计持有公司7.66%股份,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%,集中竞价交易减持期间为2020年3月30至2020年9月25日。